生日快乐啊鲁鲁修,我的陛下!永远的18岁!送上一张骑士*军师作为祝福!
cn军师-我 朱雀-lying
摄影-HarveyC

虽然说像慢慢上色,可是我想画新图啊……

于是火速简洁地上了个色,再次对上色深深绝望……

只是头部的话还能救一下……好后悔把鲁鲁子画成背面了……


#枢木朱雀710生贺# 迟到了!7周年,所以画满7个鲁鲁修给朱雀!刚好每天一位一周不重复啊朱雀!中间那位鲁鲁修之前被大家误会是全果,现在也换了衣服了…orz上色我要慢慢来了这么多人还是第一次挑战!

如果不是要画三只手的话我觉得这还能抢救一下…军师大人应该索性不穿衣服比较靠谱……那么要画手的时候就不用那么奇怪了……不对!早知道我就不画手了!!救命右边那人怎么看也不像朱雀!

…自作孽不该用这个构图的啊……唉,泪流,还是回去画赛璐璐吧我……

#叛逆的鲁鲁修# #朱修# 快速来了一发骑士帝!第零骑士与皇帝陛下踏青赏樱,骑士望向他的陛下的忧伤的眼神……只是因为陛下晚上不让他同睡king size大床而已,并不是什么虐梗!


不死心又试了厚涂还换了个涂法,可是涂好两位的脸之后就渐渐没耐性了……

图2是那个画风挑战

没错,第二张又是R18图!

“呐呐鲁鲁修~再来一次好不好~?”“不要问我!笨蛋朱雀!(羞)”

注意背后!

差不多要开始考虑画些正直的东西了……

最后一张是R18

“都这种时候了你就不能表现得乖一点吗,鲁鲁修?”by 朱雀

注意背后

神圣布里塔利亚帝国的第七圆桌骑士枢木朱雀阁下,在最近一次公开场合表明他并没有虐待过任何俘虏!但细心的记者发现第七骑士大人曾经就读,远在11区的阿什弗德学院里传来了强烈不满的声音,学院网讨论区上似乎出现了一篇针对枢木阁下的文章,遗憾地不知是否逼于各种压力该文已被管理员删除。


最近都没心机勾线跟上色,神经病的草稿却画了不少……好想画些色色的东西啊……

© 思覺失調|Powered by LOFTER